“我們都是戲劇(戲曲)大師”藝術節進入倒計時

2019-09-16 武漢文明網 字號:[][][]  轉發

復興路小學的小演員們演繹黃梅戲版《花木蘭》 圖片來源:長江日報 學校供圖

漢陽一中的學生自編自演心理劇《拯救》 圖片來源:長江日報 學校供圖

  11日,參加由共青團武漢市委員會、武漢市教育局主辦的“我們都是戲劇(戲曲)大師”2019年武漢市青少年校園課本劇藝術節暨武漢市校園戲曲展演活動的50余所學校進行現場抽簽,活動進入倒計時。

  從主辦方獲悉,9月24日至25日,50余所參賽學校將參與預賽角逐。預賽分戲曲、戲劇兩個專場舉行,戲曲類節目將評選出最佳表演獎和最佳風采獎,進入決賽的戲劇類劇目前三名將獲評“我們都是戲劇大師”的最高獎項——“三鼎甲”。

  “今年有一大革新,教師可參與表演,師生同臺競芬芳。”主辦方介紹,往年的參賽劇目中,涉及到的老師、家長等成人角色均由學生扮演,盡管學生們努力去刻畫,但難免有“跳戲”感。今年,允許教師參與表演,但采取了限額制,戲劇類僅限一位教師作為主演參演,確保不會喧賓奪主。師生同臺讓本次大賽多了新的看點,令人期待。

  漢陽一中:用戲劇進行自我教育與啟發

  參賽劇目:校園心理劇《拯救》

  “你認為誰該為校園霸凌負責任?”“蒼蠅不叮無縫的蛋,誰叫他不討人喜歡呢?”在漢陽一中高中生自編自導自演的心理劇《拯救》里,陳天樂(角色名)是校園霸凌的受害者。面對旁觀者、施暴者,從錯愕到拼命辯解,從迷惘到放棄掙扎,他的悲痛發人深省。

  該劇由漢陽一中高二(6)班學生們傾情演繹。起初,大多數學生對校園霸凌這個話題并不了解和重視,有學生認為霸凌產生的主要原因是受害者自身“不討人喜歡”。為引導學生走出誤區,老師要求大家在創作與排練過程中,查找相關的報道與資料,并通過想象將自己代入校園霸凌的情景中去,深刻體會“在霸凌中,沒有旁觀者,只有幫兇”。最終,通過一次次修改劇本與排練,學生們深刻認識了校園霸凌這一現象,增強了同理心。

  復興路小學:從武戲“小白”到威武“花將軍”

  參賽劇目:黃梅戲《花木蘭》

  黃梅戲《花木蘭》是根據鄂教版語文四年級上冊課文《木蘭從軍》改編而成的黃梅戲劇目,通過“告別”和“從軍”兩場戲,表現花木蘭替父從軍的故事。

  根據劇情發展,《花木蘭》分一文一武兩場戲。后半場“從軍”要表現花木蘭跨馬上戰場的情景,對于從未接觸過武戲的小演員們來說,一手執長槍一手拿馬鞭的武戲動作很難,每天訓練都汗如雨下。學校場地不夠,籃球場就成了排練場;為減少道具的損耗,長槍就用水管代替;花木蘭沒有斗篷,就把媽媽的圍巾披著……整個暑假,大家頂著太陽一遍遍地訓練,沒有一個小演員叫苦叫累。而今,當所有人合唱“萬里赴戎機,關山度若飛。朔氣傳金柝,寒光照鐵衣”時,氣勢如虹,引得同學們拍手稱贊。

  長征小學:用楚劇講述“江姐”的故事

  參賽劇目:楚劇《紅巖片段》

  《紅巖片段》由《繡紅旗》和《紅梅贊》兩部分組成,被大家廣為傳唱。硚口區長征小學不拘一格,大膽創新,選用湖北最大的地方戲曲劇種楚劇來講述“江姐”的故事,令人耳目一新。

  表演中,小演員們用一口標準的漢口方言唱出“紅梅花兒開,朵朵放光彩”,表達“江姐”等獄中女同志對黨的一片忠誠之心,對新中國成立的渴望與向往時,聽眾們也能從中汲取能量,為開拓更為美好的明天而奮發圖強。

  據了解,硚口區長征小學一直以“長征文化 向上教育”為指引,教育學生愛黨、愛國。楚劇進校園已堅持了3年。孩子們通過楚劇的學習,了解了楚劇相關知識,傳承楚文化,將對祖國與家鄉的愛用眼神、用手勢、用唱腔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大花嶺小學:用心塑造“一丈青”

  參賽劇目:京劇《扈三娘》

  大花嶺小學自2016年成為京劇基地校以來,在市區大賽中屢創佳績,創編的節目在2018年獲武漢市戲曲藝術節銀獎,2019年獲武漢市戲曲藝術節一等獎。

  這次選送的京劇《扈三娘》是一出獨立的武戲,取材自《水滸傳》,分為“迎敵”“擒虎”“遭擒”三段,演繹宋江引兵攻祝家莊,扈三娘自鄰莊來援,與梁山好漢酣斗,擒獲王英,力敗眾頭領。

  扈三娘是武旦,唱念做打皆重。對于小學生來說,這無疑是一次挑戰。從拿起槍、拿起刀時的不知所措,到如今槍花、刀花耍得行云流水,每個動作、每個唱段都離不開孩子們的汗水和付出。想到一個暑假的訓練成果即將搬上舞臺,孩子們充滿期待。(長江日報 記者向潔 通訊員楊青)

[責任編輯:劉騰騰]
網上展館
更多>>精彩專題
關閉
人成午夜免费视频_免费三级在线观看视频_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